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大学英语(一)Unit1,3,4,5,7课文翻译

发布时间:

Unit1 A 学外语
学*外语是我一生中最艰苦也是最有意义的经历之一。 虽然时常遭遇挫折, 但却非常有价值。 我学外语的经历始于初中的第一堂英语课。老师很慈祥耐心,时常表扬学生。由于这种积极 的教学方法,我踊跃回答各种问题,从不怕答错。两年中,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到了高中后,我渴望继续学*英语。然而,高中时的经历与以前大不相同。以前,老师对所 有的学生都很耐心,而新老师则总是惩罚答错的学生。每当有谁回答错了,她就会用长教鞭指着 我们,上下挥舞大喊:“错!错!错!”没有多久,我便不再渴望回答问题了。我不仅失去了回答 问题的乐趣,而且根本就不想再用英语说半个字。 好在这种情况没持续多久。到了大学,我了解到所有学生必须上英语课。与高中老师不同, 大学英语老师非常耐心和蔼,而且从来不带教鞭!不过情况却远不尽如人意。由于班大,每堂课 能轮到我回答的问题寥寥无几。上了几周课后,我还发现许多同学的英语说得比我要好得多。我 开始产生一种畏惧感。虽然原因与高中时不同,但我却又一次不敢开口了。看来我的英语水*要 永远停步不前了。 直到几年后我有机会参加远程英语课程,情况才有所改善。这种课程的媒介是一台电脑、一 条电话线和一个调*獾髌鳌 我很快配齐了必要的设备并跟一个朋友学会了电脑操作技术, 于是 我每周用 5 到 7 天在网上的虚拟课堂里学*英语。 网上学*并不比普通的课堂学*容易。它需要花许多的时间,需要学*者专心自律,以跟上 课程进度。我尽力达到课程的最低要求,并按时完成作业。 我随时随地都在学*。不管去哪里,我都随身携带一本袖珍字典和笔记本,笔记本上记着我 遇到的生词。我学*中出过许多错,有时是令人尴尬的错误。有时我会因挫折而哭泣,有时甚至 想放弃。但我从未因别的同学英语说得比我快而感到畏惧,因为在电脑屏幕上作出回答之前,我 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花时间去琢磨自己的想法。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什么都懂了, 更重要的是, 我说起英语来灵活自如。尽管我还是常常出错,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但我已尝到了刻苦学*的甜 头。 学*外语对我来说是非常艰辛的经历, 但它又无比珍贵。 它不仅使我懂得了艰苦努力的意义, 而且让我了解了不同的文化, 让我以一种全新的思维去看待事物。 学*一门外语最令人兴奋的收 获是我能与更多的人交流。与人交谈是我最喜欢的一项活动,新的语言使我能与陌生人交往,参 与他们的谈话,并建立新的难以忘怀的友谊。由于我已能说英语,别人讲英语时我不再茫然不解 了。我能够参与其中,并结交朋友。我能与人交流,并能够弥合我所说的语言和所处的文化与他 们的语言和文化之间的鸿沟。

Unit3 A 可依赖的“好心 可依赖的 好心” 好心
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正是父亲帮助我保持心态*衡。
在我还未成年时,如果有人看到我和父亲在一块儿,我就会觉得难堪。他腿瘸得很厉害,个 子又矮。我们一起走路时,他的手搭在我臂上以保持*衡,人们就会盯着看。对于这种讨厌的注 视,我打心眼里感到别扭。即使父亲注意到这些或感到不安,他也从不表露出来。 我们的步伐难以协调一致——他常常停下脚步,而我的步子却显得不耐烦。正因为如此,我 们一路很少说话。但每次出门时,他总说:“你按你的步速走,我跟着你。” 我们通常就在地铁口和家门口之间来回, 那是他*嗟穆废摺 他生病或天气恶劣时也坚持上 班,几乎从不缺勤。他总是准点到办公室,即使别人做不到。这是件可以引以为荣的事。 当路上覆盖冰雪时,即使有人搀扶,他也难以行走。这种时候,我或者我的姐妹们就用一辆 带有钢轮的儿童推车拉着他穿过纽约布鲁克林的街道到地铁站口。 一到那儿, 他就紧抓着地铁口

的扶手一直往下走,因为地铁内比较暖和,下面几级台阶没有冰雪。曼哈顿的地铁站直通他们办 公楼的地下室,他不用出站(就可到办公室)。下班回家时,我们会去布鲁克林的地铁站口接他。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禁惊叹:像他那样一个成年人,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承受这样的屈辱和 压力,而当时他却显得毫无痛苦,也没怨言。 他从不说自己可怜, 也从不表现出对那些比他幸运或健康的人的羡慕。 他从别人那儿寻找的 是一颗“好心”。一旦找到了,那人在他心目中就是个大好人。 现在我长大了,我相信这是判断一个人的标准。虽然我还没有确切理解什么是“好心”,但我 知道自己有时候并没有这么一颗“好心”。 虽说很多活动父亲都不能参加, 但他还是试着以某种方式来参与。 当地一个棒球队缺少一个 经理时,是他使球队正常运转。他是一个见多识广的棒球迷,常常带我到埃贝茨球场,观看布鲁 克林道奇队的比赛。他喜欢参加各种舞会和聚会,虽然在那儿他只能坐着观看,却也能享受一番 乐趣。 记得在一次沙滩聚会上,进行了一场殴斗,人人挥拳上阵,相互推撞。他不满足只是坐着观 看, 然而在松软的沙地上如果没人帮助, 他又站不起来。 于是在极度无助的情况下, 他高声喊道: “谁坐下来和我对打! 谁愿意坐下来和我对打! ” 没有人坐下来和他对打。第二天,人们和他开玩笑,说是第一次听到拳击手在开打之前,就 有人要求他倒地服输。 如今我知道他是通过我,他唯一的儿子,间接地参与了一些事情。我打球时(球技很糟), 他也“打”;后来我加入海军,他也“加入”了。我休假回家时,他一定要让我去参观他的办公室。 在介绍我时,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实际上在说:“这是我儿子,但也是我。如果我没瘸,我也 会和他一样。” 如今父亲已去世多年,但我时常想起他。不知他当时是否留意在我们同行时,我不愿意被人 看到。若他确实注意到了,那我真惭愧当时没能对他说我是多么对不起他,我是多么不孝,我有 多么后悔。现在,每当我因一些琐事而怨天尤人的时候,每当我嫉妒别人运气比我好的时候,每 当我没有一颗“好心”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 每逢此时,我就设想自己将手搭在他的臂上,重新找回自己的*衡,我会说:“你按你的步 速走,我跟着你。”

Unit4 A 如何给人留下好印象
有研究显示, 我们对他人的判断是根据我们最初遇到他们的七秒钟里所进行的无声交流形成 的。无论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我们都会用我们的眼神、面部表情、形体动作和态度来表现我们 的真实情感,从而使他人产生从舒适到害怕等一连串反应。 想想那些让你最为难忘的会面:被介绍给你未来的妻子或丈夫、一次求职面试、与陌生人的 一次邂逅。将注意力集中在最初的七秒钟,你当时有何感想?你是如何“解读”他人的?你认为他 又是如何解读你的? 你本人就是信息。25 年来,我在工作中和数千个想要成功的人打过交道。我帮助他们,使 他们所作的演讲有说服力,教他们如何回答不友好的提问,以及如何与人更有效地沟通。而所有 这一切的秘诀都在于要懂得你本人就是信息。 如果你能利用你的优点, 别人就会愿意跟你在一起, 并且愿意帮助你。 这些优点包括: 外表、 活力、语速、语音语调、手势、眼神,以及使他人对你保持兴趣的能力。别人对你的印象就是根 据这些因素形成的。 想想有哪几次你确切知道你给人留下了好印象。 你成功的原因又是什么?那是因为你对你所 谈论的事情非常投入,你当时完全沉浸其中,以至于完全没有了羞涩的感觉。

保持自我。 许多指导性的书籍会建议你大步走进一个房间, 用你的优点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 他们会教你以 “有力的握手”问候他人,并且告诉你要用双眼注视对方。可你如果遵循了所有这 些建议,你会让所有的人都受不了——包括你自己。 诀窍在于要始终如一地保持自我, 保持最佳状态的自我。 给人印象最深的那些人从不随着情 境的变化而改变自己。无论是在与人交谈时,在园艺俱乐部上发表演说时,还是在求职面试中, 他们的表现都是一样的。他们全身心地与人交流;他们的音调和手势与他们说的话保持着一致。 然而, 演说家常常会传递一些混合不清的信息。 我最喜欢用来作例子的一类演说家是那些边 看自己的鞋子边说“女士们、先生们,我很高兴来到这里”的人。他们看上去并不高兴。他们看上 去气愤、恐惧或沮丧。 听众总是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胜过耳闻。他们会想,“他告诉我他很高兴,可他并不是这样。 他并没有说实话。” 用你的眼睛。不管你是和一个人交谈,还是对一百个人发表讲话,始终记住你要看着他们。 有些人在开始说话时会直视你,但一句话刚说了几个字,他就会中断与你目光的接触,把目光移 向窗外。 当你走进房间时, 目光从容地扫视; 然后直视房间里的人, 并对他们微笑。 微笑是很重要的, 它表明你很放松。有人认为走进一个有很多人的房间就像走进一个狮子笼。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就算我同意,我也肯定不会看着自己的脚或是天花板。我会注视那头狮子。 别太当真。 一次在员工会议上, 一位娱乐业最有影响的董事长由于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大发 雷霆,责备每一位员工,为能使员工害怕自己而感到满足。当他走向我,对我喊道,“还有你, 艾尔斯,你在忙些什么?” 我说:“你是说现在?今晚?还是在我的余生中?”之后有片刻的沉默。接着董事长仰头放声 大笑。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幽默可以打破尴尬场合中的紧张气氛。 如果一定要我用几个字说出我的建议的话,那就是“别太当真”!你总会发现有一些人对待自 己太过认真。他们通常不是在沉思,就是在滔滔不绝地谈论自己。 仔细地观察一下你自己, 你说“我”的次数是否过多?你通常是否将注意力集中在你个人的问 题上?你是否经常抱怨?对于上述问题, 哪怕只有其中一个你给出的是肯定的回答, 那么你就需 要“别太当真”了。为了让别人感到自在,你自己先要表现得轻松。不必作出大的改变,只需要保 持自我。你本身已具备了给人留下良好印象的能力,因为要保持你的自我,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得 好,谁也代替不了你。

Unit5 A 与艾滋病抗争
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艾滋病)是 20 世纪 70 年代末在美国发现的。自那时以来,艾滋 病已夺走了 20.4 万多美国人的生命——其中有一半是在过去几年中丧生的。此外,在 100 万 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当中有 18.5 万人也将在一年内死亡。 被诊断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当中有一半是黑人和来自拉丁美洲的美国人。 南部农村社区的妇 女和青年是数量增长最快的艾滋病患者群体。 尽管数量大得惊人, 但联邦和各州政府在实施防止艾滋病蔓延的计划方面行动迟缓。 鉴于政 府行动不力,许多地方性组织便应运而生了。 南卡罗来纳艾滋病教育网络机构成立于 1985 年,目的在于防止艾滋病病例数量的增加。 和许多地方性组织一样,该组织缺乏资金,这迫使它创造性地使用其资源。为接触更多的社区居 民,有些艾滋病教育计划在美发店实施。 美发店*逶诠丝徒词毕蛩巧⒎滩∽柿希 在他们等着头发晾干时, 向他们放映有关 预防艾滋病的录像片。她还在店里放一些书籍和其他出版物,供顾客等候时阅读。她在工作的同

时使许许多多人受到了教育,这一点着实让人赞叹。 最*, 这一教育网络机构已开始帮助整个美国东南部的发型设计师们在他们的美发店里实施 类似计划。他们也是向学校、社区组织和教堂传播信息的有价值的资源。 这一组织还总结出了一些对其他从事同样工作的团体颇有裨益的方法。 尽管还没有一种能战 胜艾滋病的方法,但这一网络机构在与艾滋病斗争中获得了以下经验: 以社区居民能接受的方式与他们交谈。许多社区的居民受教育比例低,这使得向他们散发 以社区居民能接受的方式与他们交谈 艾滋病资料、希望他们自己阅读这一做法不切实际。为解决这一问题,需要请一些善于绘画的人 来编写适合于教育程度低的居民阅读的艾滋病教育图书。 这些书采用简单的、手工绘制的“忧伤的脸”和“幸福的脸”等图画,说明防止感染艾滋病的方 法。 这些书也展示一些看上去同那些需要接受教育的人很相似的图片。 当居民们看到熟悉的面孔 和能够理解的语言时,就会发表更多的议论和看法。这样一来,这些书在使用它们的社区里所产 生的影响要比政府出版的书产生的影响大,而政府出版的书籍成本要高出数千美元。 培训青少年去教育自己的同龄人。由于艾滋病在南部农村地区的青少年当中传播速度最快, 培训青少年去教育自己的同龄人 发型设计师们设立了一个称为“艾滋病克星”的项目,培训 8 到 26 岁的青少年,让他们到社区给 同龄人上“艾滋病 101”课程。这些青少年使这门课程变得简单易学,在向他们的同龄朋友解释 感染艾滋病的危险性时, 他们干得比成年人出色得多。 他们在帮助父母理解孩子所经受的各种来 自于同龄人的压力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 存在危险”这一概念重新界定 包括进去。一 对“存在危险 这一概念重新界定,从而把不同背景、不同婚姻状况的妇女都包括进去 存在危险 这一概念重新界定,从而把不同背景、不同婚姻状况的妇女都包括进去 位妇女的医生对她说她不存在染*滩〉奈O眨蛭丫峄椋也晃尽U饫啻砦蠊勰 困扰着医疗机构。根据疾病控制中心的预测,女性将占感染艾滋病病毒人数的 80%。 发型设计师们也强调每个人都存在着危险,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有权保护自己——无论结婚 与否。 这些经验不是解决艾滋病危机的唯一方法, 但在找到治疗艾滋病的方法之前, 教育不失为预 防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唯一安全措施。 和以前其他传染病不同, 艾滋病这一传染性疾病有可能夺去一代人的生命, 从而使另一代人 失去双亲。因而我们决不能让文化、种族和社会的*柚刮颐亲ㄐ拇邮挛颐潜匦胱龅墓ぷ鳌N 们也不能因为政府工作效率低而放弃我们的工作。 这是一场不宣而战的战争, 我们每个人都必须 参加,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取得胜利。我们绝对不能因为谈论艾滋病会使我们感到难受,而听任人 们继续被艾滋病夺去生命。每个人都必须成为教育者,必须学会生存。

Unit7 A 与枪遭遇
和大多数城里人一样,我非常小心谨慎。在把车开进车库前,我会扫视街道和周围的小路, 看看有没有异常的人或物。那天晚上也不例外。可是当我手里拿着肯德基炸鸡走出车库时,一个 身材圆胖、留着短髭、头戴绒线帽、身穿深色尼龙夹克的年轻人从停车处旁的灌木丛中钻出来, 把手枪顶在我的双眼之间。 “交出来,他妈的──,”他威胁道,“交出来。” “嗨,”我说,“拿去吧。”我一边说,一边把肯德基快餐盒放在小路旁边的花盆上,同时设法 把我房子的钥匙扔进灌木丛中。 “你的钱在哪儿? 你的钱在哪儿?”他吼道。在我们遭遇的全过程中,他会重复自己说的每一 句话;出于本能,我也同样重复着自己的话。 “在我钱包里,在我钱包里。”我说。 他走到我的背后,把枪顶在我的脖子上,开始搜我的裤子口袋。 “钱包在哪儿?”他问。

“在后面的口袋里。” “还有呢?” “我就这么多钱了。” “手表在哪儿?” “在这儿,”我边回答边把左臂伸出去。 就在这时,他的同伙出现了。他很瘦小,手持一支加大的蓝色钢制手枪。他深色的眼睛里闪 着光,好似擦亮了的玻璃;他手臂和双腿毫无预示地移动着,就好像是连着看不见的电线似的。 他厉声说道,“不许看我们,不许看我们。” 他并不蠢。我看过许多刑事审判,因而知道在那些武装袭击的受害者中,很少有人能够辨认 出袭击他们的人,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枪上,而没有注意持枪人。我有意识地留意了一下 他们的面部细节。 “我没有看你们。”当那个大个子劫匪把手表从我的手腕上扯下来时,我撒了个谎。 “趴下,趴下,”那小个子命令我,并一把摘下了我的眼镜,把它扔到草坪上。 这时,我已面朝下趴在了地上,前额紧贴着地面的泥土。那个大个子劫匪用枪顶着我的后脑 勺,小个子用手枪紧紧顶着我左边的太阳穴。 我当时想,“这下完了。莱斯利会受不了的。主啊,可怜可怜我这个有罪的人吧。” “这是什么?”大个子问道。 我把头转向右边。 “是肯德基炸鸡,”我说。 “我们要带走,”大个子厉声说道。 于是,突然间,劫匪们手里拿着钱包、手表和炸鸡,脚步声在黑暗的街道上越来越远。 我转过身,看见他们的影子钻进了一辆汽车,急速地开走了。 他们没有杀我,但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 是仁慈? 是因为时间太紧而顾不上? 还是因为饥 饿? “多奇怪啊,”我心中暗想,“竟然是炸鸡救了我的命。我看到的是死亡,而他们看到的是食 物。” 我站起身来,找到了钥匙,进了屋,然后拨通了 911。接线员记下了我对劫匪的描述,然 后派了辆警车来。我为自己倒了一杯烈性酒,不一会儿,两个穿制服的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察就到 了。他们对此事作了笔录,说“幸好”没有受伤。 “但是,” 临走时一个警察对我说,“他们拿走了你的炸鸡,这实在太不像话了。” 后来, 一个警察打电话来询问其他细节。 他说这两个劫匪的作案手法表明他们可能就是过去 几个月里这一地区多起抢劫案的实施者。他让我到警察局去看一下疑犯的照片。 于是, 上周一我翻看了相簿大小的几本照片, 多数是年轻人的──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相当 一部分实际上还是孩子。 一张张翻看并研读这些照片, 仿佛漂流在一条让人伤心的河流上, 就像身处英国诗人布莱克 笔下的泰晤士河,似乎“看见每一个过往行人都是满脸饥色,一副苦相”。 这些年轻人聚合在一起构成了一条河流──一条已失去控制的河流, 这条河流正吞噬着我们 所珍视的东西的基础:我们的行动自由,我们的劳动果实,我们的生命,以及那些我们所珍视的 人的生命。总有一天,我们将不得不面对这条河流,并探索其对现实不满的深层原因。 而目前,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看看罪犯的照片,并参与到构筑抑制犯罪的大坝中去。

Unit1 B 网络学*的成功秘诀
虽然常规的学校依然存在,但虚拟课堂在今天的教学领域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随着学生就业 机会的迅速增多,越来越多不同年龄层的人开始意识到这种在家就学的网上学*方式。然而,网 络学生需要具备一些特别的素质才能取得成功。以下是网上学生要取得成功必备的一些理想素 质。 1.与人分享生活、工作及学*经验,这些是网上学*的一部分。 许多人发现网上学*需要他们运用各自的经验, 同时又为他们提供了相互交流的场所。 这一 交流场所消除了一些学生自我表达的视觉*4送猓诖鹛庵坝惺奔浣兴伎迹饩褪 得网上环境开放而友好。 2. 能通过书写进行交流。 虚拟课堂的交流几乎都是书面形式。 因而很重要的一点是学生要具有书面表达能力。 有些学 生书面表达能力差,有待提高,可以在网上学*之前提高或将其作为网上学*的一部分。这常常 需要他们加倍努力。不管是单独学*还是小组学*,学生们就学*内容交流观点和见解,并展开 讨论,同时了解其他同学的意见。这样,学生可以从同龄人那里得到启发,既跟老师学,又互相 学*。 3. 说出你的困难。 记住,虚拟课堂里老师看不见学生。这就意味学生必须直接明了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和要求。 如果碰到技术方面的问题,或在理解课程中遇到困难,必须大胆说出来,否则任何人都无从知晓 问题所在。 如果某人不理解某个问题, 或许别人也有同样的问题。 如果有哪个学生能解决, 他(她) 也许就会帮助你。学生在给他人解释问题时,自己对该问题的认识也加深了。 4. 认真对待课程。 网上学*并不比课堂学*容易。事实上,许多学生说它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努力。网络课程 的要求不低于其他任何一种优质课程。 然而, 取得成功的学生认为网上学*是一种便捷的受教育 方式,但并不容易。晚上或周末,为了完成作业,许多网络学生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别 人已完成作业和学*,开始玩耍,而此时网络学生却很可能还在上课。他们每门课程每周要上 4 到 15 小时。 5. 把批判性思维和决策作为网上学*的一部分。 网络课程要求学生根据事实和经验做出决定。对学生来讲,理解并消化信息,并通过批判性 思维做出正确的决定是十分必要的。在积极的网络环境中,学生从老师、同学那里感受到自己的 价值,对自己的学*也感到满意。 6. 三思而后答。 在虚拟课堂上做出有意义、 高质量的回答是网上学*的重要部分。 要花时间斟酌并仔细作答, 提倡对不同观点进行验证和质疑。网络学生往往并不总是对的;他们应做好准备,迎接挑战。 7. 跟上课程进度。 网上学*通常是循序渐进的,要求学生专心投入。与网络课程保持同步,并按时完成所有功 课至关重要。一旦落后就很难赶上。学生要有成功的欲望,而且也要渴望这种经历。老师可能会 与学生面对面交流,提供帮助并提醒他们跟上进度的必要性。 正如许多优秀教师并不能有效地用网络辅助教学一样, 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具备在网上学*中 取得成功所需的素质。具备上述素质的人通常能够成为优秀的网络学生。一旦拥有这些素质,网 上学*说不定将是你最有价值的发现之一。

Unit3

B 关键时刻的真儿子

故事开始于布鲁克林闹市区的一个街角处。 有个老汉过马路时突然晕倒在地, 一辆救护车把 他急速送往金斯县医院。在医院里, 老人时昏时醒, 反反复复叫喊着,要见儿子。 急救室的一位护士在他口袋里发现一封已被揉皱的信, 从信中得知他儿子是海军陆战队的战 士,随部队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看来, 他没有别的亲戚。 医院有人给布鲁克林区的红十字办公室挂了电话, 向北卡罗来纳州海军陆战队营地的红十字 机构的主任发出请求, 让那个年轻人赶紧回布鲁克林。 由于时间紧迫——病人已奄奄一息——红 *的人和一名军官乘一辆军车出发。 赶到部队时他们看到那个年轻人正在参加军事演*, 徒 步穿越沼泽地。他被及时送到机场, 赶上那班能把他送到临终的父亲身边的唯一的一架班机。 年轻的海军战士走进金斯县医院的入口大厅时,已是黄昏。一名护士将这位疲劳、焦急的军 人带到了老人床边。 她对老人说:“您儿子来了。”她重复说了好几遍,老人的眼睛才睁开。老人服用了医治心脏 病的药物,损害了他的视力,所以他只能看见一个年轻人的身影,身穿海军陆战队军服,站在氧 气帐外。他伸出手,那位海军陆战队队员立刻用自己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了这只无力的手,充满了 爱与鼓励。护士搬来一张椅子,那海军陆战队队员就坐在床边守着。 医院里长夜漫漫,年轻的海军陆战队战士整夜坐在灯光昏暗的病房里,握着老人的手,给予 老人希望与力量。护士偶尔会过来劝他休息一会儿,但他都拒绝了。 护士每次进来,海军陆战队战士都坐在那儿。对于护士的进出、医院晚上的各种响动——氧 气瓶的撞击声、值夜班的医生护士打招呼时的笑声、其他病人的哭喊、呻吟声和呼吸声——他都 置若罔闻。不时地,护士听见他柔声说着什么。弥留之际的老人则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那一夜大 部分的时间里紧紧抓着儿子的手。 天快亮时老人去世了。 海军陆战队队员把那只他一直握着的、 现在已失去生命的手放回床上, 然后去通知护士。在护士去做善后工作时,他抽了根烟,这是他进医院后抽的第一支香烟。 最后,护士回到了护士办公室,而他则一直等在那儿。护士开始安慰他,但他却打断了她, “那位老人是谁?”他问。 “他是你父亲啊! ”她回答道,诧异万分。 “不,他不是,”海军陆战队队员回答道。“我以前从没见过这个人。” “那我带你进去时,你为什么不说?”护士问道。 “当时我就知道弄错了。但我同样也知道,他需要他的儿子,而他的儿子又恰好不在。当我 发现他病得这么重, 都认不出我不是他的儿子后, 我想他确实是很需要我的。 所以我留下来了。 ” 说完这些话后,海军陆战队战士转过身,离开了医院。两天后,北卡罗来纳海军陆战队基地 给布鲁克林红*发来一份通知:老人真正的儿子正在前往布鲁克林参加他父亲葬礼的路上。 原来,军中恰好有两个海军陆战队队员同名同姓,并且编号相*。人事部的官员拿错了档案。 但是, 这个假儿子在老人真正需要儿子的时刻却成了真正的儿子。 而且他以一种非常人道的 方式,证明了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人会关心自己同胞的遭遇。

Unit4

B 形体语言

“我一看见他就喜欢上了他! ”“她甚至还没有开口说一个字,我就知道她很有趣。”此类说法 就是“快速判断”的例子,也就是迅速形成的根本没有充分理由的判断。多数人说这种快速判断是 不可靠的,甚至是危险的。但他们也承认他们常常会作出快速判断,并且发现这些判断是相当合 理的。 像“一见钟情”或“瞬间成恨”这样的快速判断,如果被过于当真,通常会被看成是不成熟或缺 乏判断力的表现。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感觉”时,人们更多的是付之一笑,不会太在意。多数 人认为了解一个人要通过在一段时间里倾听这个人说的话。还有一些人说“说得好不如做得好”,

这通常与信守诺言、付账、以及寄钱回家等行为相关。 由于人们以为“对你的了解是通过你的言谈”,他们就通过大量的交谈去结识对方。一旦两个 人认识了,他们就会认为是谈话给了他们有关对方的信息。 然而,随着行为科学的发展,研究人员发现语言的重要性被高估了。尽管语言是最显而易见 的交流形式,但我们确实在使用其他一些交际形式。对于这些形式,我们也许只是部分地意识到 了,而在有些情况下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有可能无意识地用我们的行为发出信息,这些信 息又会被别人无意识地接收到, 并藉以形成判断。 这些无意识的行为以及对它们产生的反应也许 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解释我们的“感觉”和“快速判断”。 研究人员发现,我们用形体进行着大量的交流——通过我们走、坐和站的方式,以及我们的 手和头的动作。想象一下:几个坐在一间等候室里的人,一个在用手指轻轻敲打公文包,一个在 不停地揉搓双手,一个在咬自己的手指甲,一个用手紧抓着椅子的扶手,还有一个在不断地用手 指梳理着头发。这些人都没有说话,但是如果你知道他们所使用的“形体语言”,他们实际上“说” 了很多。 最“说明问题”的两种行为方式是开车和玩游戏。 注意一下一个人在这类情况下遇到压力时的 反应, 以及他们在其他情况下遇到挑衅性行为时的反应。 那些在开车和玩游戏时容易气愤、 兴奋、 消极或是愤恨的人也许会向别人揭示他们内心的那个自我。 尽管衣服纯粹是一种实际需要,但你的着装方式也会传递很多东西,如你的社会地位、精神 状态,甚至你的渴望和梦想。一个 11 岁的女孩穿得像个大学生,或是一个 40 岁的女人穿得像 个十几岁的少女, 她们都在通过自己的穿着表达某种信息。 你通过自己的服装所传达的信息肯定 会影响到其他人,使他们认同你正在传递的自己的形象:在商界,一个穿着像个成功经理的人很 有可能被提升到经理职位上来。 同样重要的还有一个人佩戴的饰物:徽章、奖章、珠宝等。这些饰物常常是一个人显示其各 方面情况的手段:信念(竞选运动徽章)、信仰(宗教标志)、作为某一特定组织成员的身份(俱 乐部饰针或徽章)、昔日的成就(大学毕业纪念指环或 PBK 联谊会钥匙),以及经济状况(钻 石)。 表现人本性的另一种标记在于其对建筑风格和家具的选择。一个确实愿意住在城堡里的人, 如果生活在中世纪可能会更自在。 那些喜欢维多利亚式家庭住宅和家具的人也许在心底里欢迎更 为严格的社会规范。对现代设计感到满意的人,现代的生活方式可能会使他们心满意足。 你初次见到一个人的时候,即使他不跟你说话,你也开始观察他了:他的行为、态度、衣着, 以及许多其他东西。如果你知道如何“解读”,就会发现其中包含着丰富的信息。也许快速判断并 非那么不合理。

Unit5 B 在奥运会上最后一次跳水
我登上梯子,听到起跳的指令,便开始做跃入空中的动作。我用脚蹬跳板,臂膀向后抬起, 但马上意识到身体下落时可能会靠*跳板,碰伤手。转动身体时,我努力纠正动作,尽量把胳膊 张开。 接着我听到一种奇怪的响声, 身体就失去了控制。 很快我便意识到自己的头部碰到了跳板。 开始时我觉得很尴尬,想*鹄矗肜肟斡境兀蝗帽鹑朔⑾帧=幼疟愀械绞挚志濉 头碰破了吗?流血了吗?游泳池里有没有血?我游到池边, 注意到许多张惊愕的脸。 人们都担心 我头部是否受伤,而我却担心着比这更为可怕的事情。一位官员来检查我的头部。我赶忙把他和 其他所有接*我的人推开。“别碰我! ”我几乎是在大叫,“走开!” 这是 1988 年在韩国汉城举行的奥运会预选赛。在这一跳之前,我的成绩名列前茅。但现 在,另外一件事情比获胜更重要。要是我的血溅到了游泳池里,就会危及其他跳水选手的生命。 因为我知道——其他少数几个人也知道——我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母亲告诉我,我的生身父母是萨摩亚人,我出生时他们才十几岁,所以他们把我送给别人抚 养。我 18 个月大的时候便开始接受体操训练。10 岁时我便在游泳池的跳板上训练。 由于我肤色黑,常常遭到学校里孩子们的辱骂。放学回家时常常遭到欺负。尽管同龄孩子们 让我觉得自己不如别人,但跳水却使我对自己有了信心。上七年级时,我开始吸毒。 在 16 岁时,我获得参加 1976 年奥运会的机会。在决赛前一个月举行的预赛中,我获得了 十米跳台和跳板的第一名!这是惊人的,因为我主要进行的是跳台训练。在决赛中我获得了跳台 银牌。遗憾的是,我并不感到快乐。相反,我觉得自己失败了,因为我没能获得金牌。之后,我 就跟着著名的奥运跳水教练罗恩?布赖恩训练。罗恩了解我,帮我加大训练强度。我很快成了国 际跳水运动的顶尖选手。在 1984 年奥运会上我夺得两枚金牌:一枚跳台金牌,一枚跳板金牌。 这是可喜的胜利。 除了罗恩和几个朋友外, 那时没有人知道我是同性恋者。 我害怕如果人们知道了这一情况会 对我感到厌恶。四年之后,当我为 1988 年汉城奥运会作准备时,得知我的伴侣得了艾滋病。 我可能也是艾滋病病毒阳性或染上了艾滋病, 我得接受这一现实。 当我知道自己的艾滋病检验结 果是阳性时,我感到震惊和困惑。我会死去吗?我想在 88 年奥运会上再铸辉煌的心愿会化为泡 影吗?我该怎么办?然而在这艰难的时刻, 我却不能把这些告诉任何人, 因为一旦人们知道我是 艾滋病病毒阳性,我便不能参加奥运会比赛了。 汉城奥运会预赛时我头部碰到了跳板,大家都很吃惊。尽管如此,我还是进入了决赛。第二 天早晨训练时,教练让我从头部碰到跳板时的跳水动作开始练。起先我很害怕,但罗恩让我做了 6 次。每重复一次,我的信心就更增强一分。 在决赛的最后一跳时,我最后一次领略了水下的宁静,然后我游到池边。我不敢看计分牌, 我看着罗恩的脸。突然他跳了起来,人群欢呼了起来,我知道自己赢了——两枚金牌,一枚三米 跳板金牌,一枚十米跳台金牌。除了知道我是艾滋病病毒阳性的罗恩和几个朋友,没有人知道这 是多么的不容易。 艾滋病迫使我停止跳水;这次奥运会之后,我只好退出职业跳水生涯。

Unit7 B 我应持枪吗? 我应持枪吗
我有一支黑色手枪,手柄是棕色的。手枪就搁在我的床头,里面装着五颗子弹,并且总是上 了膛的。 我一贯主张控制枪支,奇怪的是我现在依然主张控制枪支。以前我没有枪,并不是因为我对 有关犯罪的统计资料不了解,也不是因为我自认为可以不受暴力的袭击。 以前我认为自己不相信暴力,我自己也没暴力倾向,所以我不会受到暴力的侵袭。我还认为 我对人性本善的信念会使这一假想成为现实。 我应该把枪从住所带到车上,但是我没有这样做。这支枪可以做的、被用来做的,比它所能 阻止的更让我感到恐惧。如果我带着枪的时候遭到了袭击,那我就一定会用它来杀人,而不仅仅 是伤人。 我曾想象自己遭遇歹徒的袭击,并不是真的遇到这种事:一个男子正在街上走。我锁上车, 朝公寓走去,拿着钥匙准备开门。还没有走到门口,我觉得我听到一个声音在说,“把钱给我。” 在我打开门之前我又听到了一个声音,然后我转过身,看到了一个持枪的人。 他很害怕。我害怕我会吓着他,致使他朝我开枪,我还担心我把钱给他以后,他仍然会朝我 开枪。我同样也很生气,因为一个我从未见过、也从未伤害过的人在用枪指着我。 我想象的这起抢劫中有某种令我不安的东西, 这是我不愿承认的东西, 这是因为羞愧而被我 有意略去的东西。 我明白我为什么会想象自己遭到一个男子的抢劫: 他们在身体上占有优势, 而且我也从没听

说有谁遭到过一个女人的抢劫。 但为什么这个人是个黑人呢?为什么是个穿着破旧 T 恤,双眼发亮的黑人男子呢?为什么不 是个白人? 我想象我站在克莱尔本街和杰克逊街拐角处的一个加油站等待付款, 这时, 一个黑人从我身 后走来。我没有回头,而是正眼朝前看,等着付款。我尽量不表现出自己的焦虑,而这种焦虑的 产生仅仅是因为在一个名声不好的街区的加油站有一个黑人从我身后走来,而且他没有汽车。 我又想象另一种可能性。当我听见那个声音时,我正带着枪在街上走。那人一定没看见我的 枪。我很生气,因为我受到了威胁,因为有人为了得到我口袋里的钱而危及着我的生命。 于是我转过身,既愤怒又恐惧,还未细想就开了枪。我也许只是因为 50 或 100 美元就杀 了一个人。他曾试图抢劫我,可这一点并不重要。一个人因为钱而死,不一定是我的钱或者是他 的钱,只是钱。是谁给他的生命如此标价的呢? 我记得有一个晚上和朋友一起开着她父母的车, 在卡尔顿街和图兰街交叉处遇到红灯, 车停 了下来。这时有一个黑人从我们车前穿过马路。我的朋友便不由自主地锁上了车门。 我很讨厌她一看到那个黑人就锁上车门的举动。 不知他是否注意到了我们这一举动。 不知当 别人一看到你就锁上车门,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又设想另外一种在我的公寓前遭遇歹徒的情景。 当一个人向我要钱时我正带着枪。 我很生 气又很害怕,但我没有用枪。我害怕在我不使用枪的情况下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我更害怕杀死别 人,害怕在因为杀了人而使良心遭受的无尽谴责中活着。于是我以生命做赌注,希望他拿了我的 钱就会离开。但愿我能赢。 现在我走进了我家附*的一家加油站。一个黑人已经在排队等候。他突然跳起来并转过身, 在看见我以后才放松下来,对我说我吓着他了,因为这一带常出事。 “对不起,”我微笑着说。我意识到担惊受怕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



热文推荐
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 大学学习资料 人文社科 经营营销资料 工程资料大全 IT文档 自然科学